与FT共进下午茶:李一诺

曲目:与FT共进下午茶:李一诺
NJ:
时间:2018/01/30
发行:



几个月前,一所名为“一土”的私立小学,开始频频出现在我的朋友圈。据说这所学校推行真正的个性化教育,着力培养内心充盈、有终身学习能力的孩子,让好几位对中国公立教育焦灼无比的朋友大感兴奋。上网一搜,发现这所学校的创始人是李一诺。我不禁笑了,怎么又是她。

最早注意到李一诺,是三年前。当时她做了一个被旁人视作“职业自杀”的决定:离开已经工作了十年、做到了全球合伙人的麦肯锡,转而执掌盖茨基金会的中国业务,从人尖儿扎堆的顶级咨询公司,跨进尚属边缘、几年前还污名缠身的中国公益界。记得那时让我颇为触动的,是她拒绝用“道德优越感”来美化这个决定。她在一篇流传甚广的文中坦陈:去盖茨基金会“收入和麦肯锡相比会减少很多,以后也没有‘致富’的可能…… 我是个俗人,这个账不是没有算过”。

差不多同时,我注意到了她和夫婿一起创办的微信公众号《奴隶社会》。这个原本是夫妻俩想给自己的孩子们“留下点啥”的公号,很快在他们的朋友同事中聚集了一批有故事有观点的供稿人,写成长经历或职场江湖,一时频现“10万+”文章。70多万粉丝中,大多是受过高等教育、有留学和外企工作背景、价值观相似的都市白领。

到去年,职场剧《我的前半生》的热播,让李一诺又刷了一遍朋友圈。这次她出现在“六年做到麦肯锡合伙人,生了三个娃还有马甲线”的标题下,被叹为“唐晶+罗子君”合体,而且家庭美满幸福。

所以,这位三个孩子的妈妈,在一份全职的公益工作之外,办学校,写公号,最近还开设了一档教人系统思维和情绪管理的视频课程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她的人生好似 “酒驾”,看起来歪歪扭扭,但自己很嗨。我向她发出了下午茶的邀请。我好奇的是,投身公益的三年,有没有辜负她自己的预期?她曾说,在麦肯锡时,她主要关注 “中产阶级以上”的商业问题,而在盖茨基金会,她着眼于社会最底层的饥饿和贫困。那么,用来把金字塔尖打磨得更光亮的工作方法,能否用来照亮塔底?更关键的是,有人因为焦虑而遁入“佛系”,她却似乎生命不息,折腾不止,这源源不断的驱动力从而何来?很爽快地,她约我在盖茨基金会的北京办公室共进下午茶,那里是她的主战场。

李一诺:“做公益就该苦哈哈的”是一种道德绑架

李一诺风尘仆仆走进办公室时,刚结束了上一个会议,略显疲惫。第一印象,她真的很瘦。当我们就马甲线开起玩笑时,李一诺露齿大笑:“我也运动,但我好像真是吃不胖的那种。”她不施粉黛,一套西装也是“为了你拍摄才穿的”,里面那件蓝底印花衬衫她在多个场合都穿过,我看着都眼熟。几个接触过李一诺的人不约而同地对我提起过,她没有女神范儿,也没有偶像包袱。

我的第一个问题,不能免俗的,有关她的收入。《我的前半生》让咨询业的高薪成为人们啧啧惊叹的话题。在麦肯锡,只有一成多人能做到全球合伙人,年薪可高达数百万美金。投身公益,李一诺大幅自降收入,三年下来,感觉如何?

点击查看原文:与FT共进下午茶:李一诺

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征稿ing,投稿者请将音频发送至linjudeerduo@126.com 详情请见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征稿要求

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,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:邻居的耳朵
邻居的耳朵,有观点的聆听。微博@邻居的耳朵网站 微信公众号:linjudeerduo2012


有声电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