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的移动音频裂变史:电台已逝,谁又当立?

曲目:2018年的移动音频裂变史:电台已逝,谁又当立?
NJ:
时间:2018/02/01
发行:



曾经高度竞争的移动音频平台,在经历了兴起、厮杀和转折之后,最后的幸存者都找到了自己的未来故事。

赖奕龙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已经是2018年1月。

hihi1.jpg

荔枝创始人 赖奕龙

在北京康莱德酒店里,这位身穿纯色麻布衫、脸上带着些许腼腆的荔枝FM掌门人,一连接受了8家媒体的密集专访。对于这位一向行事低调的广东创业者来说,非常罕见。

过去一年多时间里,受困于融资和商业变现,赖奕龙和他一手创立的荔枝FM曾长期处于“失踪”状态。此次高调亮相正因为赖奕龙在这两件事上有了重要突破。

首先,1月3日,荔枝FM宣布完成5000万美元D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兰馨亚洲和EMC。这是2015年C轮融资之后,荔枝FM时隔三年再次获得资本认可。

其次,相比资本输血,音频平台自身的造血能力无疑更引人关注。在10号的品牌战略升级发布会上,赖奕龙宣布经过一年多的尝试,荔枝FM平台上语音直播打赏收入目前月流水超过一亿,成为荔枝主要的收入来源。与此同时,荔枝FM将正式更名为荔枝,未来将以语音直播等手段打造面向年轻人的语音互动社区。

至此,喜马拉雅FM、蜻蜓FM和荔枝这三家重要的移动音频平台,都已经找到自己的新赛道和商业故事,也成为了持续四年的移动音频竞争中最后的胜利者与幸存者。

移动音频行业是伴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的红利诞生的。在蜻蜓FM将原本散落在各地电台的内容集成到手机上之后,余建军、赖奕龙等一批连续创业者看准机会加入了进来。和大部分互联网行业一样,移动音频最早的竞争焦点在于内容和用户,第一轮争夺一直持续到2015年,下架风波正是当时激烈市场竞争的一个缩影。

随着市场份额在2015年底基本瓜分完毕,以打造大而全的移动网络电台为目标的发展模式开始遭遇营收瓶颈。最大语音收听场景的汽车最先被各家寄予厚望,但是车联网和智能硬件的最终结果都差强人意。而兴起于2016年年中的知识经济与音频直播为移动音频平台提供了新的思路。

基于PGC的内容属性,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已经全面转向知识付费。坚持走UGC路线的荔枝则力图在语音直播和声音社交上做出更多尝试。与五年前相比,各家的发展状态以及方向已经大为不同。荔枝未来将很难再与喜马拉雅FM或蜻蜓FM产生直接竞争。这是移动网络电台的落幕,也是音频新的故事的开始。

兴起

加入蜻蜓FM之前,台湾人杨廷皓有着极为光鲜的履历。他最早在美国伊利诺大学研修计算机人工智能。2000年,还没读完博士的杨廷皓被微软西雅图总部挖走,每到周末有全美各地的企业请他去做讲座。之后杨廷皓从微软美国转到微软中国就职。2007年,杨廷皓加入视频网站Hulu并做到了公司高级副总裁。

2011年,在创新工场的一次会议上,杨廷皓认识了蜻蜓FM董事长张强和COO赵捷忻。当时,蜻蜓FM刚创立不久,集成国内外电台内容的模式让蜻蜓FM拥有了第一批种子用户。

不过,蜻蜓FM产品质量非常不稳定,尤其是在音频处理的相关技术上。杨廷皓后来曾坦言,自己当时并未看清楚像蜻蜓FM这样的产品的未来。一方面,自己与另外两个合伙人很投缘;另一方面,蜻蜓FM与自己技术背景相关。

再加上对传统媒体与互联网结合的创业方向的认同,杨廷皓最终在2012年“义无反顾”地加入了蜻蜓FM并出任CEO。之后的五年时间里,杨廷皓一直是蜻蜓FM的掌舵人。

在杨廷皓加入蜻蜓FM的同时,连续创业者余建军正面临着创业生涯少有的重大失利。此前,毕业于西安交大的余建军从2001年开始创立过杰图软件、街景地图项目城市吧等多个项目。杰图软件和城市吧的成功让余建军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hihi2.jpg

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余建军

2012年上半年,余建军与合伙人陈小雨做了虚拟世界项目“那里世界”。这个项目用全景地图作背景结合人物和音视频,最终是要打造一个网络虚拟平台。由于缺乏硬件支持以及面临商业化难题,“那里世界“烧掉2000万后宣告失败。

随后的几个月时间里,余建军考虑过个人培训、演唱会直播等多个创业方向。有的方向做了两个月,有的方向做了一周,最极端的情况则是上午想的方向下午就直接拍死。频繁的方向变动让员工开始质疑余建军,这导致80人的团队一度降到个位数。

点击查看原文:2018年的移动音频裂变史:电台已逝,谁又当立?

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征稿ing,投稿者请将音频发送至linjudeerduo@126.com 详情请见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征稿要求

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,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:邻居的耳朵
邻居的耳朵,有观点的聆听。微博@邻居的耳朵网站 微信公众号:linjudeerduo2012


有声电台